美聯儲加息靴子落地 市場將何去何從?

 

 北京時間周四凌晨,美聯儲在12月聲明中如期加息25個基點。市場的即時反應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上升,對美聯儲政策最為敏感的2年期美債收益率漲至1.267%,創2008年1月11日以來最高水平。

 同時,美聯儲發布了“鷹派加息”計劃,即預計2017年加息三次,比9月會議時預計的兩次要快,預計2017年底時聯邦基金利率中值升至1.4%,2018年底時到2.1%,2019年底時到2.9%。

 高盛對此點評稱,明年加息步伐的加快或反映出委員會對于經濟已接近充分就業的評估。但也有分析指出,市場目前對于加息的預期遠不及美聯儲。

 Wealth Strategies & Management分析師Thomas Byrne稱,如果美聯儲對于2017年加息3次的預期是真實的,那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應該更為平坦。因為市場尚未計入三次加息,并且美聯儲的緊縮是反通脹的。這將限制,并且最終阻止長期美債收益率的上漲。

 美國投行Evercore ISI也指出,“市場對于加息的預期目前仍然滯后于美聯儲。如果利率將于2018年超過2%,當前2年期美債收益率1.2%、2年期的德債收益率-0.72%幾乎無法維持。此外,美元的上行壓力會繼續存在。”

而在外匯市場,不同貨幣的表現就不盡相同。

 在所有貨幣中,墨西哥比索受到最大打擊。特朗普在競選時曾表示將在美國-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墻,并驅逐1100萬無證移民(其中大多數是墨西哥人)。

 不過選舉之后,特朗普已經軟化了口氣。他表示,政府將會驅逐200-300萬有犯罪記錄的無證移民。而所謂的美墨邊境墻可能只是圍欄,或者是增強版的邊境管理。

 市場將這看作墨西哥比索的好消息。而芝商所資深經濟學家Erik Norland指出,墨西哥比索有不錯的基本面支持。墨西哥短期利率超過5%,且墨西哥經濟增長良好。這讓墨西哥比索成為了很好的套息貨幣。墨西哥比索可能已經被超賣,可能在未來數月大幅反彈。

金屬貨幣

 南非蘭特、巴西雷亞爾和澳元都因為特朗普的勝利而下跌。所有這些貨幣都嚴重依賴于金屬的出口。

 雖然鐵礦石和銅價格飆升,但這些貨幣已經下跌。金屬與貨幣走勢的分歧可能為投資者提供機會——澳元和巴西雷亞爾的表現可以跑贏鐵礦石。

 Erik Norland認為,雖然財政刺激的前景讓美元看漲,但是美國更大的財政赤字應該對金屬出口商來說是個好消息。

 他指出,這些貨幣可能表現優異,特別是考慮到巴西和南非極具吸引力的利率。不過,巴西和南非的國內政治局勢依然混亂,而澳大利亞在政治和經濟方面更加堅實。

主要貨幣對

歐元、英鎊和日元的前景可能更為看空。

 rik Norland稱,美國的財政刺激可能不會令這些貨幣受益。此外,歐洲和日本仍然受到各種問題的困擾。日本的債務總額(公共+私人)/GDP接近400%,遠高于美國(252%)。

然而,日本央行最初的負利率政策似乎意外的收緊了金融環境,這令日元上漲。現在,日本央行開始無限量的以事先確定的利率購買日本國債,這拉低了日元。而這種情況可能持續。

而歐洲則面臨著政治混亂的困擾。由于相比于美國,歐洲的經濟復蘇仍處于早期階段,歐洲央行仍然需要以寬松的貨幣政策支持經濟增長。

 美國的經濟復蘇始于2010年,失業率從10.0%的峰值降至4.9%。相比之下,歐元區的復蘇在2013年開始,并且復蘇的速度比美國慢。歐洲失業率從12%下降到10%,降幅遠不及美國。

在意大利全民公投之后,歐洲還面臨著一系列可能破壞穩定的選舉——包括荷蘭(3月)、法國(4月,5月和6月)和德國(9月)。特朗普的勝利可能增加了歐洲民粹主義的勢頭。

Erik Norland預計,如果歐元/美元突破2015年2月1.04的低位,那么它將很可能在下一個月內與美元平價,最終可能跌至2000年9月0.823的低位。不過,歐元區的負利率也很可能向日本一樣,收縮而非擴大貨幣供應。

 美國大選以來,英鎊受到提振。他認為,這種上升的勢頭能否持續有待考證。美聯儲加息后,美國更為緊縮的金融環境也不利于英鎊走高。芝商所預計,在未來數月,英鎊/美元將重新測試其1985年觸及的1.05的低位。

好彩1复式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