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將成中國經濟重大增長極

 自雄安新區設立以來,一直是各界關注的焦點。應如何看待雄安新區的歷史意義、功能定位、發展前景?雄安新區在規劃和建設過程中應注意哪些問題?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表示,應從長遠戰略角度理解雄安新區的意義。作為京津冀一體化大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雄安新區的發展與京津冀的發展緊密相關。定位于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雄安新區未來的出路仍然在于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市場化和國際化。 

  作為繼深圳經濟特區、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雄安新區被稱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與區域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劉云中表示,深圳和浦東的發展過程是中國摸索如何與世界接軌的過程,而設立雄安新區是要用中國自己的辦法解決中國的特殊問題,所以,發展和規劃難度比深圳和浦東都要大。 

 與京津冀緊密相關 

 京津冀一體化和首都發展建設無疑是雄安新區設立的一大背景。作為首都,北京現在面臨著人多地少的突出矛盾,并由此帶來交通擁堵、房價高漲、資源超負荷等大城市病,其深層次原因是承載了過多的非首都功能。雄安新區首要的定位便是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任何一個大都市發展到一定規模都要疏散部分功能,發展衛星城,并帶動周邊發展。這是世界規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與區域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劉勇表示,從紐約、巴黎、倫敦的經驗來看,大都市發展到一定規模后都會在周邊建設衛星城,作為反磁力中心。衛星城規模大、規格高,不能僅是“睡城”,要解決工作、生活難題,這樣才能解決中心城市的問題。例如,巴黎周邊有九大反磁力中心。雄安是在北京周邊建設反磁力中心的開始,未來,河北的唐山、正定、張家口都有望發展成為反磁力中心。 

 有觀點提出,日本東京等都市群的人口密度實際上遠高于北京地區。根據2014年的統計數據,東京人口密度為6106人/平方公里,高于北京的1311人/平方公里。約2190平方公里的東京,機動車保有量超過800萬輛;約16410平方公里的北京,機動車保有量為500多萬輛。 

 對此,劉云中提出了不同看法,即北京地區周邊人口以及全國13億人口會給首都資源環境帶來壓力,這是北京與世界其他城市所不同的。另外,考慮到我國的土地、戶口、公共服務等管理方式與發達國家城市群也有所不同,這些特殊問題都需要我國自己來摸索解決。 

 “這些方面都可以期待,會有改革,當然也都有難度。”劉云中坦言。 

 面臨巨大發展機遇 

 新區為何選址雄安?如何理解“千年大計”的含義? 

 劉勇表示,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北京建城已經有860年的歷史,雄安新區作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規劃的是未來100多年,這便是“千年大計”的內涵所在。選址雄安的原因,在于中國的工業化、城鎮化還處于快速發展階段,但全國城市數量依舊偏少,只有663個城市。從雄安這張白紙開始做文章,將對中國的工業化、城鎮化發展提供巨大的空間。 

 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東、21世紀看雄安。不能否認的是,深圳、浦東的發展崛起背靠80年代的改革開放和90年代的外資涌入,與特定的歷史機遇有很大關系。那么,雄安新區未來的發展動力何在?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表示,雄安新區的發展與京津冀的發展緊密相關,未來的出路仍然在于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市場化和國際化。“假以時日,不應低估中國任何一個區域的發展潛力。”他表示。 

 有觀點認為,設立雄安新區的目的是提振我國內需。張立群表示,這個觀點沒有從長遠戰略的角度來考慮,而是從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現實矛盾出發。雄安新區作為一個戰略性考慮,主要還不是為解決內需不足的問題,而是基于長遠的區域布局調整。 

 “從區域角度來看,中國的發展是逐級遞進的,從珠三角到長三角,再從環渤海到京津冀。這也表明,中國的發展是朝著區域經濟全面升級的方向推進。雄安新區,包括其所在的京津冀地區,未來或將成為像珠三角、長三角這樣的重大經濟增長極,這也意味著中國經濟發展進入到更高階段。”張立群說。 

 新區規劃非常重要 

 身處京津冀腹地,雄安新區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張立群表示,北京對雄安新區及周邊的輻射帶動作用,有一些是通過規劃布局體現的,這與北方、京津冀的環境和資源配置方式有關,與珠三角、長三角資源更多地由市場配置的方式有區別。顯然,做好雄安新區的規劃非常重要。 

 對于雄安新區作為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載地這一定位,劉云中強調,雄安新區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是要明確其要吸納哪些功能,也要明確不需要哪些功能。 

 “例如,北京的低端制造業就不能遷到雄安新區去,因為雄安新區規劃建設要高起點、高標準推進。”劉勇說。作為科技之城、創新之城,雄安新區應該是科學城、試驗城、高科技轉化中心,類似筑波之于東京、新竹之于臺北,甚至還可以類比于美國的硅谷,其生態環境、醫療條件、就業、生活環境都應是高水準的。 

 至于雄安新區的產業定位,劉勇表示,需要同時考慮其縣域經濟問題和都市經濟問題。縣域經濟部分,要解決雄安新區所在的雄縣、容城、安新三個縣的生產、生活、生態問題。當地需要發展現代化、集約化、高檔農業以及農產品的粗加工業,并在此基礎上開發一些旅游產品。都市經濟部分,要接收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大概范圍為200平方公里。相關的基礎設施要加快建設,一是道路要與北京快速連通,內部交通要成網絡狀;二是住房等標準要高,周邊需有體育文化娛樂設施,這樣才能形成反磁力中心。只有生活水平高于母城,才能叫反磁力中心。 

 根據公開消息,雄安新區規劃建設以特定區域為起步區先行開發,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劉云中表示,雄安新區涉及的三個縣目前有100萬人口,這部分因素也是需要考慮的。由于現在雄安地區經濟基礎較差,而外來的沖擊力很大,個人和群體面對環境的變化,可能會有一些難以預測的反應。因此,既要考慮到這部分人的發展問題,也要考慮到與之相關的各方面問題,需要作出預案。 

 除上述問題外,雄安新區規劃中涉及的戶口、稅收、社會保障等體制機制問題備受關注。劉勇表示,體制機制改革是雄安新區發展的制度保障。以住房制度為例,建議雄安新區采取公租房制度,在當地設立房地產管理委員會統一管理,在新區工作的人員在工作期間享用公租房,退休后需退出公租房。“這樣也就沒必要炒房了。”劉勇稱。 

 “這些方面在目前的初步論證階段還不是很明確,還需要在規劃過程中、在未來的發展中進行再認識、再明確。”張立群強調,雄安新區要謹防搞運動的模式,謹防區域內、區域外金融資金形成不必要的擾動。他強調,現在恰恰需要防范的是各路資金都聚集在雄安,打亂雄安新區正常規劃布局的推進。 

 借鑒國外經驗教訓 

 采訪中,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與區域經濟研究部助理研究員施戍杰談到了韓國世宗特別自治市疏解首爾首都功能的建設經驗和教訓。他表示,韓國建立世宗市的目的有二,一是疏解首爾人口負擔過重的壓力,二是促進韓國區域均衡發展。 

 施戍杰表示,世宗市的規劃建設有很多經驗值得借鑒,例如,世宗市建設規格高、標準高,對于哪些功能單位搬遷到世宗有著嚴格的要求,且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水平、教育水平與首爾相當。由于計劃將韓國主要國家機關和立法機關遷至世宗,相關工作人員均可獲得交通、住房等補貼。 

 “但是也有一些教訓需要我們吸取。”施戍杰表示,一是疏解出來的人口只有幾十萬,對于首爾來說杯水車薪;二是世宗建在忠清南道,最初打算把首爾的資源吸引過去促進忠清南道的發展,但是后來發現更多吸引的是忠清南道也就是本地的資源;第三,世宗最初規劃面積較大,但目前建成區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建成區的當地居民與非建成區的當地居民之間的收入差距較大。 

 施戍杰表示,雄安新區建設需要考慮三個關系。一是雄安新區與北京的關系,要確實能夠起到緩解首都人口壓力的作用;二是雄安新區與河北的關系,要確實能夠帶動河北的發展,成為發揮首都擴散效應的橋頭堡;三是在建設過程中,要平衡建成區與非建成區本地居民的獲益差別。 

 至于雄安新區何時能夠建成,劉云中表示,一般來說一座新城市的形成大約需要20年的時間。劉勇則表示,雄安新區建成約需5年時間。劉云中表示,起步區應該會快一些。

好彩1复式投注